洛杉矶沦陷,湖人抢先上岸,快船尴尬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  
《洛杉矶时报》鼓捣了一个大新闻。
洛杉矶郡卫生署建议:放弃对部分患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,理由清晰且直白,既缺相应检测设备,又缺追踪手段,所以只能把积极检测的策略改一改,改成设法拖延病毒无限蔓延,避免出现高致病率与高死亡率。这建议嗅起来有有内味儿,相当于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的温柔表述。毕竟建议里还有这么一条:
轻症患者就别去医院瞎折腾了,没位置,在家待着吧。
当然确实没啥办法,洛杉矶郡方圆1万2平方公里,相当于两个魔都大小,人口超千万,而洛城又是洛杉矶郡里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。洛城面积不过洛杉矶郡十分之一,却聚集了近400万人口,防控工作实在难以进行。既然如此,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
  
相比听天由命,更恐怖的是你无法估算还有多少病毒携带者未被统计。哥伦比亚大学为此进行过数据模拟,得出的结论是:美国真实确诊人数大约为实际确诊人数的11倍。
这便是两天前加州签署禁足令的缘由所在,为此花旗钟南山,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博士深表赞同。只是禁足令归禁足令,花旗的禁足令与我们理解的禁足令,又有着本质区别。我们理解的禁足令,是指居民统统待在家里,非紧急情况不得出门,各类生活用品由志愿者与社区提供。
反观加州的禁足令,居民仍被允许前往百货商店,药房,超市,便利店,提供外卖的餐厅,加油站与自助洗衣房,除此之外离开家照顾亲朋好友,或出门寻求医疗援助,也在许可范围内。
甚至,还可以带着孩子出去散散步,以及遛遛狗。以上种种,不由让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。

  
根据相关经验,疫情逐渐蔓延阶段,最管用最直接的方式,便是从根本上切断病毒传播的源头,即把各种接触降到最低。换言之,只要存在接触,病毒就仍会继续传播,无非传播速度快慢而已。这会让每一个人都笼罩在被感染的风险中,当然也包括那些平日里身强体健,孔武有力的运动员。
同时《洛杉矶时报》还透露,目前NBA与NHL确诊名单里,有一半与斯台普斯球馆能够划上关联。不说别的,至少证明斯台普斯球馆是高风险球馆。既然高风险,就得进行相关测试以保万全,现在呢?
没有物资了,没有物资了。哪怕部分出现症状的,都只能眼一闭权当没看到了。

  
可能会有人说,江湖人称大富贵的鲍尔默,难道不能砸重金开后门,给快船鼓捣点儿特权?这样不仅让球员放心,也好让球迷安心。抱歉,几天前可以,现在行不通了。原因很简单,蔡崇信抢先干了,得知纽约沦为重疫区后,蔡崇信二话不说立马想办法给篮网全队测了,测试结果不甚理想,四人中招,包括杜兰特。
结果呢?被纽约市长一通狂喷,说什么“达则感染新冠,穷则只是流感,有钱了不起,凭啥不把试剂给那些最需要的人?”如你所见,道德绑架是最具煽动性的,一时间民意汹汹,形成阶级对立顺带还形成这样的话题:富人的命是命,穷人的命不是命了?好了,在目前的大环境下,快船还能不能大张旗鼓搞全队测试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民意正愁没有发泄口呢,顶风作案还不被喷到原地爆炸?
偷偷摸摸的来?想多了,花旗记者不仅擅长谈笑风生,还能做到无孔不入。真要调查起来,怕是八贤王进珊洞时的尺寸与时间都能调查到一清二楚,还查不出这点猫腻?
就千层饼的概念,这相当于————
珍妮阿姨预判到了危机(湖人与篮网曾在斯台普斯较量过),所以让湖人绝大部分的球员进行了检测;
而蔡崇信不仅预判到了危机,还预判到了珍妮阿姨的预判,不仅让篮网全队都进行了检测,还提前一步抢占后门;
因此综合来看,珍妮阿姨处于第二层,鲍尔默只能屈居第一层,而蔡崇信则处于第五层。所以老板与老板之间,在处理危机方面,也是会有差别的。

  
接下去该咋办?没辙,只能憋着。这也是为何加州三兄弟国王、快船与勇士至今为止都未接受检测。但憋着又会存在相应风险,毕竟只要病毒继续在洛城乃至加州肆虐,出行就存在风险。
更别提相较接受过检测,获取相关情报并能够做出应对的湖人。快船仍处于茫然状态。有没有球员中招?不知道;有没有球员需要接受队医的指导?也不知道。
众所周知的是,有些感染并无症状,神不知鬼不觉。有时病毒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,即体内免疫系统给力将病毒杀灭;但有时无症状会转为轻症,而部分轻症甚至还会转为重症……这便是这种病毒的可怕之处,不经检测时,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中招,待到出现症状时,那就是真正的听天由命了。
会不会有转机?挺难,全知全能的大统领先是说了通漂亮话,什么“州长手段雷厉举措得当,真是人民的好干部,接下去我们将开展密切的协调工作。”只是当州长寻求支援要人要物资时,大统领双手一摊,说道。
“自个儿快去想想办法吧。”

  
听完大统领这番恳切之词,正宅在家中的快船首席助教卢指导怒拍大腿,连声称赞总统说得好,随后,他自言自语道。
“在想办法这方面,总统和我一个水平。”